皮具时尚资讯天天读 广告热线:020-62190408
 首页 -> 行业动态 -> 正文
三元里:嘉宾对话世界“皮具王国”

来源:中国鞋网

广州,三元里。雨季的四月,天空聚拢了层层乌云,大雨似乎顷刻就会落下。这让阿丽觉得有些沉闷,她有气无力坐在自家的柜台上,看着市场中来来往往的顾客。此时,正午刚过,光顾白云世界皮具贸易中心的顾客并没有比阿丽预想的要多。

  白云世界皮具贸易中心占据着三元里大道和梓元岗路的交汇处,这是三元里最核心的区域。

  “这款皮包,1000个,外单,多少钱能拿?”客户拿起柜台一款单肩皮包问道。

  阿丽伸着看了一眼:“135。”

  “130。”

  经历几番讨价还价、客户佯装要走之后,阿丽猛地掏出手机打起电话。一分多钟后,电话挂断:“你要多少?”

  “1000个。” 客户回答后,阿丽在计算器上快速按了几下,随便点了下头,表示可以按130元一个成交。

  “要印尼文和泰文的。”客户用右手食指点了点柜台,转身离去。

  这是三元里每天数万笔交易中普通的一个。可以预见,不到一个月之后,这1000款皮包将出现在东南亚国家的用户手中。

  事实上,你很难想象,三元里每天会有多少笔与皮具相关的交易发生。一个不算直观的数字或许能更好帮你理解:上万个出售皮具的柜台,20万个与皮具产业相关的人每天忙碌不停。

  这一切都符合人们对三元里的理解:人多、物美价廉、种类齐全,你想要的皮具产品,这里几乎都能找到。

  毫无疑问,三元里是中国皮具的策源地。在最近的25年里,它成功地将一个急剧扩张的城中村“包装”成时尚皮具的快销区域。

  每天上午10点多开始,密集的人流、车流、物流和资金流,就开始在这条不到20米宽的路面上,快速地流动着,挟裹着对财富的欲望、对创业的梦想,成就了一个闻名世界皮具交易之都--三元里。

  这里是“中国的三元里,世界的皮具城”的由来,这一切并非臆想--如今,三元里皮具商圈,已经成为全国规模最大的皮具批发市场群,也是全球的皮具核心商圈。

  城市里的村庄:25年谛造皮具王国

  三元里是广州最为繁忙的商圈,也是广州最为国际化的区域之一,两者相叠,勾勒出一幅现代版的清明上河图。

  老街深巷里,青砖砌墙,短脚吊扇门、趟栊、硬木大门一套的三扇门,周边现代化的幢幢高楼,四通八达的高架桥,以及密集流动的人群--今天,三元里显然已经超出了“村子”的概念,这里更像是城寨。

  “城寨”有一种“占山为王”的意味,它还没发展到“城市”,只是一个部落,一个大世界里面的小世界,一个大宇宙里面的小宇宙。三元里的世界就是皮具的世界,当然这并不是三元里的全部。

  上世纪90年代中期,这里到达“耕屋”时代的巅峰,随着广州城市的急速扩张,田地在旧村绝迹,“城中村”成型。如果要对广州进行切片研究,三元里无疑是最好的样板之一,在过往的二十多年间这里演绎着都市村庄的奇异景象。

  百多年前,“三元里前声若雷,千众万众同时来,因义生愤愤生勇,乡民合力强徒摧。” 这里为众人所知,是在170年前的5月27日,《广州和约》签订,英军经过三元里时,有着血性的三元里人,联合附近103乡群众对英军进行反击。

  当地村民视之为世代的荣光,直到如今。三元里街工作委员会书记韦作群对这段历史表示出足够的兴趣,在查看了大英博物馆的资料后,他认为三元里足以称之为“中国近代革命的原点”。

  韦作群正组织拍摄一部《我的三元里》的纪录片,第一部分讲述的就是三元里抗英的历史以及其对国人思想的启迪,整部纪录片也会由历史拉回到现在。

  历史的车轮不会仅停歇于最光辉处,随着岁月的前行,三元里开启了广州市场经济时代的新纪元。

  南临广州火车站、广州市汽车站、省汽车站及老广交会展馆,北接机场高速,这也是业界对三元里区位优势最直接的表述。上世纪八十年代三元里刚刚兴起时,在香港甫一上市的皮包,几小时之后就能在三元里找到它的身影。

  “三元里商圈经营商户近万家,年交易额达200多亿元,拥有‘中国皮具成品第一城’之称,产品远销美国、欧洲、中东、非洲、东南亚、韩国日本、香港等国家和地区,是中国乃至全球规模最大、配套最完整、品牌最集中、最具发展潜力的皮具成品交易平台。” 4月19日,韦作群在做白云区创建“广东省皮具国际采购中心”会议上用一连串的形容词讲述这个发展二十多年的商圈进入的辉煌。

  往来三元里的国际采购商以及国外驻三元里的办事机构究竟有多少,可能并没有现成的数据。不过,三元里街道办给出的相关统计显示,目前三元里村总户籍人口5万多人,常住人口9.7万人,常年流动人口约10万人。往来之客不止沿海内地这样的狭窄定义,更有各种颜色皮肤、操着不同语系的国际客商。

  “桂花岗”、“梓元岗”以及三元里大道构成了三元里皮具帝国的大致轮廓,这里也成为广州最繁忙的区域之一。因为靠近广州市火车站、广东省汽车站以及广州市汽车站,三元里的车流和人流超过很多人的想象:外地人坐大巴进入省站、市站前,从外环高速下来必经三元里,大巴车开始断断续续的行走,人们下意识就猜到--三元里到了。

  因为桂花岗、梓元岗这两条小道的繁忙,以及它对三元里皮具商圈的重要性,业内人士习惯称三元里皮具商圈为梓元岗皮具商圈。这个发端于1987年的皮具市场群,在过去20多年的持续扩张中,成为三元里商业版图中重要的组成部分,至今拥有36家大小皮具专业批发销售市场,其中20多家专业市场以经营皮具成品批发为主,营业面积达40万平方米。“梓元岗在整个广州来说是非常繁荣发展,白云区作为市中心,区位优势是非常明显,设施相对比较完善。尤其我感到非常惊讶,在广交会的时候,我们这个市场的外商采购比例也是很高,好像明星从国外过来也关注我们这个商圈,它的商贸功能是在不断的完善。”暨南大学教授陈海权在白云区创建“广东皮具国际采购中心”工作会议上表示。

  三元里皮具市场档口以及往返于此的人流、物流勾勒出三元里看不见却能直接感触的繁忙商业网络。

  三元里是广州最为繁忙的商圈,也是广州最为国际化的区域之一,两者相叠,勾勒出一幅现代版的清明上河图。

  三元里的“国际化”体现在各种肤色和各种语言的混杂。黄皮肤、白皮肤、黑皮肤,东北话、四川话、英语、俄语以及中东和非洲的小语种,在这里碰撞,混杂出独特的商业文化。

  约瑟夫就是活跃在广州三元里一带的“国际倒爷”,乌干达人。他做生意3年,根据苏丹客户的要求,在广州搜罗货品,再运回自己的国家。他卖过鞋,卖过衣服,最近“流行”起来的是卖电子产品,当然,其中少不了三元里淘来的皮具。通过这样的“转买转卖”,他有过不少的收入。

  走在三元里大街小巷,会不时与黑人擦肩而过。他们多数独来独往,有些拎着体积庞大的行李袋,有些则迷茫地看着公交车或者地铁的站牌,努力地辨认自己前往的方向。像约瑟夫这样的外国人并不鲜见,据说,整个广州大约有20万非洲人,他们大多聚集在白云区,三元里就是他们主要的生活和生意场所之一。

  包括约瑟夫在内,许多人都惊讶于三元里这个古村落爆发出的巨大能量,多数人习惯称之为“富翁”的孵化器。

  自由生长:放水养鱼成就商贸之都

  “自发式生长”是广东民营经济得以快速发展最主要因素之一,也是三元里皮具商圈20多年成长史中的核心主题。

  “40万平方米,30个大中小型的皮具市场形成一个集散地,这在广州市任何一个地区都找不到,同时,三元里形成的历史时间是很悠久,全国的采购商想要采购皮具基本都是来三元里。”白云区副区长吴锦明在白云区创建“广东国家采购中心”会议上表示。

  在业内人士看来,“自发式生长”是广东民营经济得以快速发展最主要因素之一,也是三元里皮具商圈20多年成长史中的核心主题。

  中山大学地理科学与规划学院教授、原珠江新城总规划师袁奇峰称之为“放水养鱼”,“黎子流主政广州打破了一滩死水,当时他就是用珠三角这种敢闯敢试的思想来带广州冲锋,‘破墙开店’,当时广州最灿烂景观就是围墙都没了,都变成临时商铺。”

  “他搞活了经济,培育了一些名企,使大量的政府资源市场化,现在看起来,对经济的多元化和本土经济、民营经济的发展是有一定的好处。”袁奇峰表示,这样一种单纯“破”的思想对广东在某种程度上契合了当时广州发展的需要。

  这颇为符合改革开放之后,广东民营经济蓬勃发展的历史历程,于是广东的专业镇风生水起。不过,观察者也会看到,这种自发式的野蛮生长发展到今天,弊端也逐渐显现,并成为制约其进一步发展的瓶颈。

  许多人认为以三元里为代表广东专业镇街的发展代表了广东过去三十年的发展模式,它与“苏南模式”、“温州模式”成为中国最引人瞩目的发展模式。

  所谓“温州模式”,就是以发展个私经济为主的发展模式;所谓“苏南模式”,就是以发展乡镇集体企业为主的模式。浙江的整体发展可以总括为“浙江模式”,它是“温州模式”的更新和扩展模式。

  中国人民大学可持续发展高等研究院执行院长温铁军在《解读苏南》中指出,老苏南模式是强政府主导下,比较典型的地方政府公司主义。在中央政府放权让利之后形成的“地方政府公司化”体制下,乡镇企业承接沿江老工业基地的经济辐射,是苏南早期农村工业化原始积累得以获取“非直接投资资本和非规范技术”这两个关键要素而迅速发展的外部条件。

  “所谓地方政府公司主义,就是政府办公司办企业,真正在市场上扮演竞争主体地位的是政府。政府扮演了多重角色,既要发展经济,又要兼顾社会事业,政府不仅直接占有企业收益,甚至直接剥夺企业资产。”温铁军在书中强调,这种政企合一的体制,在经济发展顺利时,矛盾被掩盖了,一旦出现危机,就陷入困境。

  三元里的成长轨迹,却与其截然不同。

  今天,以集体经济为主要特征的苏南模式消亡终结了,苏南发展并没有停滞不前,以农民办工业进市场掌握经济命运的创举精神更发扬了。苏南模式新生:原有的主要体现“一般贸易”的苏南,势必向岭南那种主要靠外需的“加工贸易”转变--所谓新苏南,实际上是逐渐趋同于珠三角。

  趋同,却有着明显的区别。很显然的一点是,在“新苏南模式”引领下,苏南地区的发展势头盖过了浙江和广东。人们不禁要想,在自由发展二十多年后,三元里“自发式生长”的背后是否应该出现政府的身影?

  通用电器富有传奇色彩的CEO杰克?韦尔奇2011年在中国发表的言论或许能更好地形容三元里以及寄生于此的皮具工厂面临的困境--中国制造商现在有些迷失,在全球具有影响力的品牌还是不够。

  “在这里大家考虑的是如何赚快钱,从没想过要做 一家百年老店。”一位三元里老商家直言。

  “只有品牌才能让沉淀二十多年的梓元岗焕发新生。”中港皮具城祥康商贸大厦管理处副经理李雁强表示。

  人们称中港皮具城是三元里皮具品牌的孵化器,这里走出弗里欧、万里马、菲图、木林森等一大批国内知名品牌。

  事实上,从2008年开始,中港皮具城就实现了全部品牌化。李雁强表示,“我们扶持自主品牌的思路没有改变。去年我们在皮具城内设立了品牌总部,今后总部门槛会越来越高。”

  持续的繁荣的景象下,三元里人开始更深层次的思考,“如果我们还是拼传统的营销模式,那我们的市场份额会越来越小,最终整个市场还是会萎缩。”

  无可替代:小柜台背后的大产业

  在20多年的发展中,三元里一骑绝尘,表现得更像是一个孤独的创业者。而在下一个2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里,三元里的地位仍然无法替代。

  三元里成为全国乃至全世界聚焦的皮具商圈,并不在于数量众多的柜台和专业市场,而在于隐藏其背后的一条条庞大而完整的皮具产业链。

  “东西南北中,发财到广东”,这句民谣如今每年仍鼓舞着数以百万计的外省民工挥师南下。上世纪八十年代,刚刚起步的市场经济,竞争并不充分,四处都充满了各种诱惑和可能,由此催生了一批又一批新中国的第一代富豪。

  三元里成为许多南下创业者到广州后的第一站,也是他们开启梦想的地方,成为其创业的沃土。而正是一批批寻梦者缔造了如今的三元里。

  这其中就包括广东省皮具箱包流通协会的会长高钦利,和三元里大多数创业者一样,他也是从摆地摊做起,直至今天拥有三元里四个皮具专业市场。

  在某种程度上,以高钦利为代表的草根“皮具”人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三元里创业者的精神面貌:白手起家、低调、务实。

  这里是造富的帝国。有人说,现在广州皮具行业90%的大佬都是从梓元岗出来的,梓元岗不知造就了多少个千万甚至亿万富翁。这些低调的草根富豪,钻出豪华轿车走进人群难以辨识,他们的拖鞋和T恤可能不超过100元人民币。

  毫无疑问,今天三元里仍在上演着持续造富的神话,这也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这里代表着无数像他们一样的人在三元里闪烁的霓虹灯中寻找的东西:发财梦,三元里催生了数不清的百万富翁。

  从三元里走出大批富翁的同时,也孵化了一大批驰名全国的自主品牌。

  目前三元里皮具商圈自主品牌超过1000个,事实上,有相当部分国际品牌就在国内生产,工艺水平足以和世界知名产区齐名。

  韦作群在介绍三元里皮具商圈时表示,“三元里营商环境不断优化,来自各地的商户及名优品牌抢先进驻,如‘万里马’、‘卡丹路’、‘梦特娇’、‘名派’、‘啄木鸟’、‘鳄鱼恤’、‘袋鼠’、‘登喜路’、‘骆驼’、‘稻草人’、‘高人’、‘庖丁族’、‘大小姐’、‘比比’、‘爱比特’等。”

  在三元里大大小小的皮具专业市场,无人能够统计这其中有多少档口,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每一个档口都不简单。

  “不要小看一个摆柜台的,他们的背后就是一个工厂。”三元里一皮具市场管理者笑称。

  事实上,在许多人看来,三元里成为全国乃至全世界聚焦的皮具商圈,并不在于广园西路、梓元岗路与三元里大道围成的区域内数量众多的柜台和专业市场,而在于隐藏其背后的一条条庞大而完整的皮具产业链, 更在于这里连接着其他皮具商圈所不具备的众多生产制造基地。

  在三元里以及周边的棠溪、新市和狮岭大大小小的皮具工厂和以此为生的贸易公司多达数万家。

  业内人士对环绕在三元里周边的皮具制造工厂给予了极高的评价:“这些工厂极具创新意识,不怕丢脸,不怕低利润,把能实现的功能都实现,想方设法地满足消费者的一切需求,即使你没有的需求,也给你创造出来,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三元里皮具商圈不过是其周边上万家皮具工厂展示的窗口,甚至是广东乃至全国皮具生产商与世界对话的窗口。

  今天,人们提起国内著名的箱包皮具批发市场,耳熟能详的包括广州三元里梓元岗、河北白沟、浙江义乌、东北南台、成都荷花池等。

  韦作群表示,“据不完全统计,在中国约有65%的皮具出自广东,而在皮具集散地广州,尤其是三元里皮具商圈,出口数量和出口总值均占广东一半以上。因此‘世界皮具看中国、中国皮具看广州,广州皮具看三元里’是这里最真实的写照。而随着白云新城高端商贸区不断深度开发,吸引越来越多的高端人群聚集于此,三元里皮具商圈的繁荣将有不可估量的带动作用。”

  狮岭、白沟、平湖,都是三元里潜在的竞争者。事实上,当广东享有的改革开放政策优势惠及全国之后,内地众多皮具专业市场延续着三元里的成长轨迹。

  由于绵延于中国东南沿海,紧邻香港,广东是中国发展最快和最令人羡慕的地方。而皮革产业是广州的传统优势产业,在产业链的微笑曲线,高端的销售集中在了三元里。迄今为止,三元里仍是最被看重的市场,至少从销售和人流上来说,还没有哪一个区域能与其相提并论。

  在20多年的发展历程中,三元里一骑绝尘,表现得更像是一个孤独的创业者。而在下一个2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里,三元里的地位仍然无法替代。

  政府的力量:续写经济神话

  在“自由式生长”完成了原始的财富和产业经验积累之后,政府的有形之手开始参与,帮助和指导产业提档升级,先发展再升级,谁能不说这是一种有智慧的战略?

  当市场寻找到出路的时候,三元里也将重新定义玩家规则。

  为使三元里皮具走出“产量大,名牌少”的尴尬局面,白云区政府2011年启动了“中国皮具名城”战略,将三元里皮具商圈打造成皮革行业自主品牌孵化器的区域品牌。

  三元里街道办事处制定的“十二五”规划明确指出,在近五年的三元里皮具商圈转型升级中,三元里将会成为“中国皮具商贸之都”、“广东皮具国际采购中心”。

  “对我们来说,转型升级不是简单地把企业转走,而是结合实际,在经营手段和提高服务质量上下工夫。”韦作群表示。

  在“自由式生长”完成了原始的财富和产业经验积累之后,政府的有形之手开始参与,帮助产业提档升级,先发展再升级,谁能不说这是一种有智慧的战略?

  由于历史原因,三元里很多专业市场是由住改商,或者临时建筑改建而成,有些甚至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陈旧、低档物业,与现代化商贸城形象格格不入。

  在三元里皮具行业打拼多年的人士看来,柜台的经营模式已经趋于落后,也是制约三元里发展的短板之一,要保持持续竞争力,做好“中国皮具成品第一城”的招牌,其中一个是经营模式的转变,必须尽量缩小柜台经营的比例,从散乱柜台转向集中式专柜,三四十个柜台做成几个专柜。

  “去年天泓皮具城、千色皮具城以及新兴皮具城陆续进行了升级改造,此外,要在经营功能区分上进行升级,设立品牌专卖店、形象店、旗舰店和体验店。”韦作群表示,“我们已经研究制定《三元里皮具优质品牌评定方案》,对皮具行业进行品牌评定,用行业标准评出广东省优质产品,然后推荐到国家,评选出国家优质产品。”

  早在三年前,三元里街道办等有关部门就开始着手在辖区内对制造、储存和销售假冒伪劣产品进行坚决打击。在进行优质产品评定前,三元里将对皮具商圈进行一次全面规范整顿行动。

  在广州警方一次再度发起打击制假售假“羊城5”行动,分别对位于白云皮具城的档口、三元里大街、三元里平英新村的出租屋等涉案点展开统一行动,查获一批假冒的世界名牌皮具等2000多个,抓获严某、朱某等5名犯罪嫌疑人,按市场价格计算涉案金额约1000万元。

  而最近广东开展的打击欺行霸市、打击制假售假、打击商业贿赂、建设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市场监管体系为主要内容的“三打两建”更是让三元里皮具界感到振奋。

  广东省皮具商会黄海云表示,“‘三打两建’,重点其实是在‘打’之后的‘两建’,建设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市场监管体系,对于三元里皮具市场做大意义深远。”

  4月24日,广东省皮具商会在珠岛宾馆举行“品牌保护及产品质量研讨会”,金利来、ELLE等众多品牌代理商参加。活动旨在为品牌代理商普及法律上和行业标准的知识,并解答他们在开展市场活动中的疑惑。

  事实上,在三年前,为了营造更良好的皮具商圈形象,三元里就已经着手对30多个皮具专业进行整顿。

  “千万不能把‘展贸之都’变成‘假冒之都’,”韦作群表示,“三元里的名声损坏了,花几倍甚至几十倍的代价都无法挽回。”

  3月1日,在三元里街2012年度经济工作暨纳税大户表彰会议上,韦作群特别提到,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在省委全会上作了题为《矢志推进科学发展,加快转变发展方式》的报告。

  汪洋在报告中指出,保持总量位次不变时战术胜利,保证转型升级成功是战略成功。如果过分注重总量规模,可能会展战术上暂时胜利,但贻误了转型升级的时机,造成战略上的失败就是彻底的失败。广东将坚定不移推动产业结构转型升级,哪怕牺牲一定的发展速度,可以说,“广东制造”已成为历史,现在的重心是“广东创造”。

  “向现代电子商务方式转变,谁先抓住了电子商务的先机,谁就能在新一轮的竞争中抢占有利地位。”韦作群介绍,“我们的电子商务平台,不仅要实现信息采集、资讯展示、专题策划、活动开展、在线交易、在线沟通等基础功能,最终还要实现集信息流、现金流、物流为一体的皮具以及上下游行业电子商务垂直贸易平台,为行业及采购商服务。”

  三元里将打造涵盖整个皮具商圈的统一电子商务平台,建立皮具行业电子商务甚至物联网的总部基地,引进全球先进的电子商务系统、技术、人才、资金、市场、物流和国际结算等尖端服务平台。

  “电子商务对我们这种传统贸易的冲击是越来越大,苏宁作为全国两大家电巨头之一,现在也感到危机。”广州市经贸委副主任杨勇对此给予了更高的期待,“电子商务开办的好处就是我们与国外在同一个起跑线上,国外并没有大规模的专业市场,也没有全球最大的制造业基地,这是我们行业的优势,也是我们广州的优势。”

  “像淘宝一样,淘宝也不是永远都是以小个体为主,还需要大的企业和旗舰店,才能打造这个网站平台。”暨南大学教授陈海权表示,产业的转型升级,就希望整个产业结构逐步从加工环节向增长价值高的领域延伸,不仅仅赚的是差价,做的是主导权。

  2010年,汪洋指出,广东省70多种产品在全国产量是排第一,但是我们缺乏一个很好的渠道去销售,没有渠道的话语权。白云区副区长吴锦明表示,“三元里商圈定位是做国内的品牌,并把我们每一年的皮具节成为打造我们世界的皮具商圈的平台,通过一系列的组织,包装策划,努力打造三元里皮具的指数。”

  转型升级的主角是企业,基层政府是不可或缺的幕后推手,或“戏份很多的配角”。

  在三元里街制定的街道经济发展“十二五”规划中,三元里将实现皮具展贸区面积从40万平方米至80万平方米拓展。这意味着,在未来5年,三元里将把过去20多年才建设成的市场面积翻一番。按照政府的规划,三元里村一拆除重建,重新规划,将会给三元里商圈发展带来一个很大的空间。

  “我们这一带,有鞋包,服装,影像,又有化妆品,打破区域的概念,力争把这一带打造为广州时尚文化中心,引领整个广东发展的商贸之都。”陈海权表示。

  三元里的实践告诉我们,三元里将有限的资源用在刀刃上,立足于现有的产业基础,因“地”制宜,因“产”制宜,因“企”制宜,照样能推动产业升级转型,还可以避免产业空心化。

  “1961年,三元古庙已成为国务院公布的第一批第一号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三元里人称之为‘国宝一号’。”韦作群表示,将努力使三元里的商贸形象与历史文化结合,把三元里打造成为历史文化商贸名街。

  从某种层面上来说,三元里的转型是中国传统电子市场的推演:皮具或是专业卖场都已不再是三元里特有,三元里的转型,或许能给中国皮具行业再次提供借鉴意义。

【上一篇】真皮标志牵手经销商 繁荣国内皮革市场
【下一篇】浙江省皮革行业协会六届二次理事工作会议在杭州召开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文章感兴趣!
最新资讯
文章分类